山東某縣城興建大量商品住房,其中相當一部分商品房項目嚴重滯銷。該縣很多機關單位公務員接到“介紹自己的親戚朋友,至少情趣用品在縣城內購買兩套新建商品房”之類的口頭通知。按規定,在一定時間節點之前未能完成任務的,可能被罰款或停發工資。(2月7日《中國證券報》)
 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,本來就沒有隻漲不跌、持續走牛的樓市。開發商罔顧市場購買力現實,盲目開發商品房,導致商品房滯銷,樓市進入調整期,本是市場理性使然,何須政府瞎操心?在商言商,如果是開發商或者代言人為樓市搖旗吶喊並不難理解。但是,市場的歸市場,在消費者與開發商博弈的關鍵時刻,本該保持中立身份的地方政府,赤膊上陣,用權力綁架樓市銷售,要求公務員“介紹親戚朋友至少在縣城內購買兩套新建商品房”,為開發商托市,實際上是把屁股坐到了民意的對立面。樓市非理性上漲時,地方政府不採取措施平抑房價,減輕消費者購房壓力;現在,樓市進入調整期,地方政府急於越權刺激樓市,實在令人費解。政府為開發商兩肋插刀,給公務員攤派賣房任務,地方政府與開發商成了拴在同一條繩子上的螞蚱,不僅動機值得懷疑,涉嫌角製冰機出租色錯位,也違背了中央樓市調控政策,傷害了民生利益。
  《勞動融資法》第五十條明文規定:“工資必須以貨幣形式按月支付給勞動者本人,不得克扣或者無故拖欠勞動者工資”。賣房並非公務員的法定職責,政府以停發工資要挾公務員賣房是一種違法行為。至於對完不成賣房任務的公務員罰款,也是政府亂設行政許可的違法行為。
  從經濟學的角度講,商品房銷售,本應由消費者與開發商在合法市場框架內博弈。在當地樓市供大於求的現實語境下,地方政府督促開發商主動還原房價成本,降價促銷,才是理順房產市場供求關係,讓消費者對房產市場恢覆信心,引領樓市回暖的關鍵。如果樓市調整不充分,開發商繼續秉持暴利心態,房價超過了百姓的市場預期與經濟承ssd固態硬碟受能力,百姓購房意願不強,即便政府強制公務員充當售樓員,幹部懾於權力的威嚴,動用各種關係(包括不正當手段),勉強完成賣房任務,樓市的風光場面也難以持久。
  尤其可怕的是,當地公務員劉娜吐槽說:“她的親戚和朋友均沒西裝有購房需求。她對於完成這項任務並無信心,她認為,城區的房子價格太高,而郊區的很多樓盤設計不合理,且缺乏生活配套,很難賣出去。”公務員集體做售樓員,誰來處理公務?
  因此,地方政府給公務員攤派賣房任務實際上傳遞出政府濫權、誤導樓市的危險信號,充滿多重悖論。對此,懾於權力的淫威,公務員無可奈何,但法律、制度決不能無可奈何。既然“百官賣房”傷害了政府公信與群眾感情,誤導了公眾輿論,上級有關部門對此顯然不能聽之任之,應當及時出面予以糾正,問責相關人員,避免違法攤派賣房任務繼續透支政府公信,遏制政府拍腦袋行政的權力慣性,維護正常的房地產市場秩序,十分必要。□葉祝頤  (原標題:[來論]地方政府攤派賣房任務存在多重悖論)
創作者介紹

海灘

fc20fcbi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